是不是只有我喜欢黄金圣斗士,并且讨厌星矢呢?

  我不知道我是不是个例:我打小时候就讨厌星矢。
为什么呢?
现在想来,大约是:
——哪怕在青铜圣斗士主角五小强里,星矢的圣衣也算是最难看的。
——比起紫龙的盾、瞬的锁链、冰河的头饰天鹅翅膀、一辉漂亮的凤凰羽,星矢的圣衣一无足观,毫无新意。——星矢总是最聒噪,最烦人的一个,总是第一个扑上去“天马流星拳!”然后被打飞,靠队友们规劝救场。
——星矢却又是主角光环最重的一个。少年时看漫画,还不知道何谓主角光环,只觉得此人甚弱,却又沉不住气,却每每要所有队友聚力来帮衬他:教皇厅,队友们一路牺牲送他到教皇面前,最后一辉为他挡拳;海王殿,所有人拦在他面前,为他挡箭……每每如此。
——当然,再仔细想想,比星矢更讨厌的,大概便是纱织小姐。
所谓女神,为人类做了什么呢?组建个银河战争让青铜圣斗士们互掐,中一箭让青铜五小强去与黄金圣斗士打得死去活来,自己要被淹死了逼五小强来救,最后去跟哈迪斯闹腾……说是个女神,却处处弱女子哭唧唧;然后星矢聒噪着暴跳如雷着去折腾……
当然,最重要的一点,是这样的。
星矢一路上不断被高人指点,说:
——只要燃烧小宇宙,就能爆发力量。
——只要击碎原子,就能击碎坚硬的东西。
——只要燃烧小宇宙,就能打出音速拳,甚至光速拳。
——只要燃烧小宇宙,就能觉醒第七感。那会儿我还处于,会看着《射雕英雄传》里的记录,“右掌画个圆圈,呼地一声推出”,希望用亢龙有悔击断一棵树的年纪。所以了,偶尔“燃烧吧小宇宙啊啊啊!”然后出拳如风希望打出漂亮的天马流星拳,好像也可以理解——那会儿,每个小伙伴都要认领一个招式。天马流星拳、庐山升龙霸、钻石星尘、凤翼天翔……
讨厌星矢的诸位,自然会慢慢地开始喜欢黄金圣斗士。对啊,黄金圣斗士多好?星矢聒噪,黄金安静;星矢闹腾,黄金冷艳。星矢屡战屡败,黄金威严端正。星矢总是在无效地挥拳,黄金却有天舞宝轮、银河星瀑这类华美的招式。当然,最后,最美的瞬间是:叹息的墙壁前,十二黄金终于相聚了一刻,然后一起视死如归地自我牺牲,为地狱引来一线光明——为五小强铺路,去救那个好死不死,救了也不知道有啥鸟用的雅典娜了。仔细想来,当时圣斗士正传里,对五小强描写的确草草了事,而且反复。导致星矢只会天马流星拳和被女神鼓舞聒噪,瞬总是哭唧唧,紫龙总是无法有双好眼睛,冰河总是要后发制人,一辉就是打不死爬起来继续。
而黄金呢?
穆先生出场时只是个修圣衣的,结果居然是黄金!双子座如此神秘,19463331伟德国际手机居然是大反派!巨蟹座在庐山瀑布出现时就一脸奸相,果然是个歹人!未出场的射手座艾俄洛斯和他弟弟狮子座艾欧里亚都是热血男儿;冰河的师傅冷艳的卡妙,双鱼座爱美心切的玫瑰控——甚至伏笔了多年后,返老还童的童虎老师。
当然,我绝大多数的朋友,都在沙罗双树园一战后,成为了沙加的铁杆拥趸。智勇双全,飘逸优雅,仁义礼智信,一起都完美。到他最后与落花一道入灭时,我只剩下了一个问题:
——一个佛陀转世涅槃入灭的终极神通,怎么还需要给一个希腊神做手下?
——这简直就像说太上老君是基督的秘书,根本不对劲嘛!然后,年级长了,看的漫画多了,对圣斗士感情也淡了。剧情太不合理了。打架就是一波热血然后对放大招。五小强太烦人了,尤其是星矢。他跟纱织小姐做一堆,真堪称漫画史上最烦人的一对男女主角。
——当然,年纪越长,越觉得纱织小姐阴险。
城户纱织小姐一开始以世界顶级富豪之姿,组织了银河战争。以黄金圣衣为奖品,坐看星矢、紫龙、冰河们自相残杀。
遴选出五小强。然而黄金圣衣并没给他们任何人。还借助他们,集体干掉了白银圣斗士。
星矢并不是五小强中最强的,但始终冲锋在前。于是得以穿上一次射手座圣衣。
而且纱织小姐,手上干干净净,一点血都不沾。
纱织小姐中箭,逼迫五小强舍生忘死突破十二宫。
于是亲教皇派的巨蟹、山羊、水瓶、双鱼全灭,双子座自尽谢罪。
余下了白羊、金牛、狮子、处女、天蝎和天平。
从结果上看,女神安然无恙,而举手之间,灭尽了教皇及其势力。
而且纱织小姐,手上干干净净,一点血都不沾。
波塞冬附体,发动水灾。纱织亲自去承受水灾。黄金圣斗士集体不动。
又是五小强出战,舍生忘死,搞定了海皇。
结果海皇部下土崩瓦解。加隆甚至归附女神,代替双子座成为女神得力干将。纱织毫毛无损,平定海皇。
而且纱织小姐,手上干干净净,一点血都不沾。
冥王哈迪斯出手。纱织与沙加以第八灵感袭击哈迪斯,其他黄金圣斗士分别潜入,五小强继续冲锋陷阵。最后叹息墙壁前,十二黄金圣斗士集体殒灭,为五小强开道。
结果哈迪斯干掉,星矢同归于尽。
从结果看,纱织小姐神通广大,却始终性命无损。
从此,圣域里的旧派系终于一扫而空。最大的功臣星矢也被杯酒释兵权。
拉一派,斗一派;利用完了,就继续干掉手头那批人。
看似千难万险,实则从头到尾,毫发无损。
而且最重要的是,将整个江山都清理过一遍,将所有新人旧人全都完全换成自己的班子之后,纱织小姐,手上干干净净,一点血都不沾。
这么一想,星矢也有点可怜了。
——当然,这都是年长后的想法了。小时候何以想不到?大概因为,那会儿看漫画,真就图一乐吧。再年纪大一点……似乎情怀又变了。
毕竟,我的大多数星座知识,来自这部漫画。
毕竟,这部漫画提供了那么多璀璨的圣衣——还真是,挺好看的。
车田正美老师不是个画工精湛的大师,也不算编制剧情的大神。分镜不如井上,动作不如鸟山明,想象奇诡不如尾田,叙述能力不如富奸……但偶尔回头看一眼,还是会一震:
每一件圣衣,尤其是黄金圣衣(我不喜欢冥衣,太枝节了),都雍容端正,画得一丝不苟。
现在想想,圣斗士好看在哪儿呢?
大概,就是这种仪式感吧。剧情仔细推敲,其实毫无逻辑;但如果不按现实主义,而是当一个戏剧或者神话在看,感觉会好很多。
如果是放在戏剧里,星矢的聒噪甚至都可以被容忍了。什么样的年纪看什么样的东西。
现在留恋的,是那些漂亮的圣衣;少年时,虽然不喜欢星矢,但终于击倒一个神级人物时,多少有种释放感,“热血到最后,还是有用的!”
情怀这种东西,大概就是,自己事后,都会当个梗来嘲笑,回头看看,却觉得,哎,也挺美好的——这么个玩意。

Related Post

1月 ago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